今晚開什麼特平碼|夢裏梅江,夢外思鄉

天是開始陰了下來,雲想將積攢的淚水要下來了一般,而大地是否早就等待了許久這樣的一刻,只是現在還沒有開始的一場的大雨正在等待著什麼?,就如想你將那幾轉的心?意讓誰懂得了,才準備放下那一場的期許。如果說是那麼的渴望,才會等得那淋漓盡致的雨點,你想?說一直哭,一直哭,哭得讓他的心軟了下來將你緊緊的摟在胸前,哭得讓淚打濕了衣襟也說不全一句話出來,而此那些只是因爲沒有沒理由的疼楚。

一滴水一世界,?那裏存著的微觀只在心裏放大了又放大,又縮小了縮小成爲一個他,那種心意就算懂得了也是算不懂,那個眼神就是看過了也不能,就象流水對落花的心意那裏留下。只想?等得你來,他的心意與你的心意能在時間中重合,那種一陣陣的惶恐怕見不到的心再也不用害怕,也是說不清的心意不懂了的憐惜,期滿了一顆心,累進了一份心,那些什麼時候才是盡頭的?恐懼不再有過。

年歲朝暮來?,夢境時想起,醒著時夢時,還牽過手一起走,一起玩一起踏青山,踩露珠,一首歌無限循環都在你他的的耳邊,也是你不在聽過?,只是想著他在聽過,無盡的心再想著他?也如你一樣想?心裏愛著,你在等待的同?時他也在想念,你再愛著時他也如你一種疼著,聽你說看著你寫,聽著你在流淚,卻說不出話來,因爲愛你是疼著一樣的切,怕你的那一份深情會?從高空中落下而粉身碎骨。

你懂得麼,那一種怕了誰了的心情,是想了又想,躲了?又躲了又躲,而時?間跨度多久,是多少距離才會拉開的夢色,注定不能擁有還會在夢裏笑醒來,醒來還不想醒來,如看見他就從面前走來,輕輕拉起你的手在笑,兩個人都在笑,說什麼情深緣淺你不相信,如果是那樣爲什麼在相隔了多年,還能懂的彼此之間的心意,早知道是遙遠還能遇到。

不想忘記不想放過,所以你句句寫下了相思,只是這個相思?也許是一半而已,而這一半卻能讓?你的心充滿希望,一滴水一世界,一愛慕一相思,在相思的那邊有你也是有他,無論多少的無語他總在你的腦海裏,那些的疼也成爲笑,那些等待也是成了甜味,從來沒有的抱怨,只是說過了對不起,對不起?因爲愛你,如果不相信愛情,只當愛?你在心?裏是真真,因爲真真是疼著,想著,非常的想念著他。

大地等待一場雨,你的心等待一個夢,等那雨下了來,有些淚其實早就流到了你的心裏,是否能一直流到他的心,懂得?了那一份心意才好。?在那樣一個夜色裏,靜靜的坐在車裏望著窗外,想他就坐在身後,默默的陪你不說話,微醉的轉回頭看一眼,沒?有他?只有?一些陌生的面孔坐在後面,也是都認識的,只是都看不清了,因爲想著的是他,只會對他說沒哭、沒鬧、也沒笑,卻在一個人時?放開音樂,爬在電腦前痛痛的哭了一場。

說著什麼一朝相思隨?風散,思緒難想難想淚在眼角,?心疼在過遠方。一?個人醉總是傷情的,一個人傷只有自己舔了才好,在每一個的日子裏,好象只有思念才是中唯一可能做到的事情,每天的心情都放在了那一個角落,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,讓孤獨還是寂寞填充了所有的?心,不是不是那一種緣起于無形,那一種愛?就在心底,不要問爲什麼,因爲有些東西誰也無法解答,如愛情是什?麼,會以那一種形式開始,又于那一種方式落下。

也許從來未曾走進他的?心裏,只是偶爾路過你的附近,只是因爲你的一種想念牽連了那一種無可奈何的傷落,?是你還是他,拾起了那一種的愛戀,沒有理由不用解釋,因誰都無法認定是錯是對,那一翻的掙紮思戀,你他都沒有想象過的遇見,怎麼會在這一世演示,如若是初相遇又如何。

“醉酒方知你愛誰”,本可以不醉,卻因想誰而想醉,一長排的人來人往,竟然有如空蕩蕩一般,是因爲沒他吧,也因爲沒你吧,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,?又會做著什麼樣的事,那些都是定性?了的事情,要能怎麼樣的心態來面對人生,要象什麼樣的方式來生活,個人選擇個人放棄,而什麼樣擁有才?是最完美的,當想在遇見他的時候是你最美好的年華,可是那一個年華竟是錯了的結果,想著寫著,爬一會又打下了字,好想,又想誰,算什麼又什麼才是正確的,是對的不會錯,所以就這樣,只有想著愛著放著忘著,那一種的愛戀不是了結果?,結局的那一站有你還是有他。
? ?

你是一條蜿蜒曲?折的河流,攜帶著今晚開什麼特平碼太?多的鄉愁往南奔流。

你是讓我止不住思念的罌粟,夾雜著我太多的情愫闖進夢鄉。

我的梅江,我的家鄉?,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一副中國水墨畫。尤其是在那夜晚,梅江兩岸絢麗的燈?光,別具一格的拱橋,清新的空氣,靜謐舒適的環境,都會讓我止不住想念,止不住向往。?

傍晚時分,攜一兩友人,行走在江畔,你會感?覺自己遠離了城市的喧囂,獨享心靈的那一份甯靜;亦是花上五六塊錢,坐上一輛人力黃包車,一邊和拉車的師傅聊聊天,一邊獨自欣賞著梅江的?夜景,暢享著一種只屬于這慢城的小資情調。

每次憶起家鄉,都是先從憶起梅?江開始。

晚飯過後,一家?幾口在江邊閑庭漫步。偶爾頓足,在橋?頭吹吹風,看看夜景;偶爾歇息,坐在石凳或草坪,聊聊趣事,望望星空;又偶爾心血來潮,坐起了小舟,在水光瀲滟的江面蕩舟小憩。生活?就是這樣簡簡單單,但卻充滿了歡聲笑語?。在這座曆史的古城裏,雖然時過境遷,但我們卻依然能保持原有的一份平靜與祥和。這是我每次?在異鄉的夢中驚醒時都會異常想念的。不僅是思念一種久違了的內心的平靜,更是想念在良辰美景?之時的天倫之樂。?

不過偶爾,我們這些調皮的孩子還是會打破這片區域原有?的甯靜。放假時節,約上三五玩伴,在?江邊盡情嬉?戲,吵鬧;在?公園聚會,聚餐。但也會和自己心愛的人去登上斜塔,站在最高處俯瞰梅城夜景,許下一些小屁孩的海誓山盟;又或者是靜靜站在浮橋邊上,晚風輕輕吹拂著少男少女的發絲,此時無聲勝有聲。

只是每次在夢醒時分,才發現這些早已走遠,才發現自己早已經站在了另一片土地,開始了爲生活日勞碌奔波的日子。從白天忙到黑夜,早已忘記閑情爲何感,逸致爲何覺?更別說是這種詩意的棲居。

一場偶然的機會,我在街邊的某個角落突然聽到了付映紅的歌曲《梅州我的家鄉》,歌詞中唱到“那裏有一條江,悠悠向東方;那裏有一座廟,千年鍾聲揚;那裏有一首歌,千人萬人唱喲;那裏有一樹花。飄出滿城香噢;梅州啊梅州,我可愛的家鄉;梅州啊梅州,我可愛的家鄉,大雁飛過呀回頭望,遊子歸家情誼長?!碑斘衣牭健斑[子歸家情誼長”之時,眼角頓時被不明液體浸濕。讓我再次憶起了我的梅江,我的家鄉。

無論是行走在麗江那古色古香的溪流邊,亦是徒步在大梅沙那遼闊的海岸邊,那感覺都還是無法及我心中的梅江水域,?都還是無法緩解我對梅江那濃濃的思念和牽掛,反而更引起我對它無止盡的思念。

流年裏,記得最深的,不是一場轟轟烈烈,刻骨銘心的愛戀。而是在你我青澀之時,騎著一輛自行車,你坐前頭,我坐後頭,你負責騎車,?我?負責看景。春風溫柔的吹動著你潔白如雪的襯衫,淡淡的清香撲入我的鼻孔。你笑著說這是你第一次載著女孩。我還記得當時我們紅了?的臉,似一只紅蘋果。有那?麼幾分鍾,我們都害羞的沉默?著不語。你只是載著我,沿著梅江繞啊繞。累了倦了,我們就停下,靠在桅欄,讓河風盡情地吹著我們的後背和飄拂的發絲,你笑我傻,我說你呆。你說,會不會有沒有那麼一瞬間,我們都以爲了那是愛情。只是我們都不說,也裝作了不知道。

還記得上次回家,和閨蜜一起坐著黃包車夜遊梅江。閨蜜說,這些年來她一直留在家鄉,沒出去外面工作,一是因爲舍不得家裏年邁的父母,二是因爲舍不得這悠閑自在的慢城?,F在的人,在都市裏,爲?了生活,每天馬不停蹄地趕著公交趕著?地鐵趕著工作趕著吃飯就是沒趕著休息。閨蜜是一個喜好閑適的人,太匆忙的生活會讓?她無所適從。所以,就算身邊很多人都出去工作了,她還是選擇守在家鄉,繼續堅守著她的那一?份悠然的心。不過,?漸漸地,還是有越來越多的人歸回了家鄉,雖然拿著一份較低的工資,卻過得快樂百倍的生活。幸福,有時候是用金錢無法衡量的。

也許人就是這樣,縱使外面的風景再絢爛,繁華,都還是無法比得上家鄉那份靜謐的美。都說月是故鄉圓,景也一樣是故鄉的美,總讓遊子牽腸掛肚,令遊子魂牽夢縈,激起歸家的情愫。讓我?又一?次憶起梅?江,憶起我的家鄉。讓我多想早日歸回梅江的懷抱,讓我可以擁抱著它安眠。

夢裏的梅江,是今晚開什麼特平碼夢外無止盡思念的鄉。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