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河天地在線登錄_他們老了卻未曾離去

 枯藤老樹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,古道西風瘦馬,夕陽西下,斷?腸人在天涯。

  陽光散落,在冬日的大地上彌漫開來,流轉變幻,消失了最後?一點兒亮?色,黑色帷幕在這個季節過早的降下來。路邊固定地方的那個彈唱者,賣力的訴說著自己的夢想,路人行色匆匆,沒有人爲他停留片刻,?時光停駐于他身上,身邊的風?景早已流轉失了當時顔色。

  恍惚中,眼前出現了那年模樣,已經記不得呆了多久,這個城市,這個街道,一遍一遍匆匆而過,忙著課業,忙著工作,忙著奮鬥。

  思緒被現實拉回,接通了那邊的電話。

  “崽伢子,過年回來不,老家房子翻修了,你回來看下不?”

  “銀河天地在線登錄……”

  “快點兒回來,多?少年沒回來過?個年吃個團圓飯?你個沒良心的兔崽子”“冒關系勒,我們曉得你忙,你要是實在回不來,每年多打幾個電話也一樣是不咯!在?那邊對自己好點,吃飽點,穿多點,莫感冒噠,老頭子亂說話,以後不給你聽電話咯!”“快把電話給我,我要好好教訓這個兔崽子”

  “嘟……”

  每次都是不歡而散,我又何嘗不知他們的期盼,我?又何嘗不是被殘酷的現實傷的體?無完膚。?

  那年六月的驕陽似火,外面是一群懷著同樣焦急心情的等待的他們,裏面是一群看似沉著冷靜的仔細做著那年高考試題的學?子。裏裏外外都是同一個目的的希冀著,待?榜上有名日,鯉魚躍農門時。

  但是?,那期待的泡沫在喧囂的那天破滅的粉碎,母親一遍一遍安慰著哭泣不止的我,父親則在一旁吸著旱煙一言不發。許久許久,我哭?的只剩下抽噎,父親鄭重的宣?布:我砸鍋賣鐵,就算是要飯,?也要把咱家孩子送出這大山。

  決然的留下一個瘦削背影邁出了家門,生活的重負壓得那個曾經健碩的男子屈服的彎下了脊背,記憶中的小時候,我每天屁顛屁顛的跟在他的身後吵嚷著要他抱,那個時?候,一家人圍坐著火爐吃著自家烤紅薯,分外香甜??墒乾F在,忙不完的農活,交不完的學費,消磨了那年笑容神色。我恨自己的不爭氣,恨自己的無能爲力,恨自己加重了他們的負擔。

  第二年,無悔我的付出,我作爲村裏第一位大學生,讓他們神氣十足,十裏八鄉都被父親嚷嚷的知曉了,他拍著我的肩膀,竟無語凝噎,唯有相擁,一切盡在不言中,那些苦,那些傷,誰也不說。

  我捧著那鮮紅的通知書,坐上了去往的遠方的火車,他們依依不舍的招手,是離開的一路順風,是挽留的召喚,亦是多年後對我的呼喚。

  體會生活的艱辛,深知貧窮的窘迫,在這個日新月異的?陌生城市,我不敢絲毫懈怠,我努力讓自己強大來保護遠在家鄉的他們,我努力盡自己可能回報他們當年付出?,可是在追逐著夢想路途中迷失了?當年模樣。

  幸福不是口袋鼓鼓,不是看得?到的炫耀?資本,幸福?就是我們能回去好好過個年,一家人聊著未變的話題,還是昔日時光,當年風景。

  ?“媽,我還沒說完你們怎麼就掛斷電話了呢?我想說我換工作了,這個老板人特好,他?許我們放假還給過節費?呢!你們可得好好在家裏呆著等著我回去喲!我跟?你說……”

  “好好好,我們等著一天很久了,我們?哪兒也不去,就在家裏等你?!?br>
  五彩燈光迷離,恍惚中,那列火車開往了魂牽夢繞的故?鄉,炊煙裊裊,平常百姓。

? 我寫給一位澳洲姑娘的自我介紹信?裏有著這樣一句話——“我喜歡在陽光裏微笑?!?br>——題記
細碎的陽光穿過窗玻璃照在一側暗綠色的黑板上,那一側的黑板在我眼裏便被黑板尚算光?滑的表面映成了白光。完全看不見白粉筆在黑板的表面到底留下了什麼印記。?只能清晰聽見粉筆敲擊在硬質黑板表面的“嘟、?嘟”聲。
而後,停下來。
“……植物向光生長産生的原因是……”,年輕女老師的聲音停頓了下,又伴起了粉筆敲擊黑板的聲音,“生長素分布不均?!?br>聽到這裏?,我撇頭望了望天,天上的?太陽高傲著,沒有任何白雲陪襯著,就這麼在湛藍到能映出我眸子?的天空裏向下俯瞰著。然而地上卻有無數的?花花草草在看它,只是靜靜著看它。倏忽就想起了小說裏描寫的“大衆情人”的角色了。我揚了揚嘴角,真是個討喜的家夥呢。
太陽?不能久視,我偏轉了頭,望向黑板,然而?瞳孔裏還留有它的虛影,擋住了我看向白粉筆的目光。
完了。我想。我也成了這大?衆情人的追隨者之一吧。
陽光確是晃?到了我的眼睛,但拜倒在金黃石榴裙下的,不?僅僅只是我一個人。
有回我帶新疆籍同學去李崇年圖書?館,回來時已至暮時,擡頭很自然而然就看到太陽了,不能不說那是它最嫵媚的時刻了。離我很遠,而那觸角?般的?光線,虛無縹緲地伸過來,勾住了我的心。便和那姑娘聊起了太陽。她提到了她的一位族兄,?喜歡日出,喜歡到什麼程度呢?淩晨時,新疆的平野尚存了濃重的寒氣時,他卻掙著要到零下十幾度的山上去?看日出。?
我從未在山上看過日?出,只能肖想了下徐志摩筆下的泰山日出——“玫瑰汁、葡萄漿、紫荊液、瑪瑙精、霜楓葉——大量的染工,在層累的雲底工作。無數蜿蜒的魚龍,爬進了蒼白色的雲堆?!?br>想來新疆的山上所見日出和泰山上的略略有些相似罷,但終或會有些不同,我是不敢妄下定論的。
但新疆姑娘的族兄卻終被我視爲了情敵,畢竟是都爲同一束石榴裙所折服。我們都趨向于光,趨向于夢的神話。
陽光所見,完全被它折服的時候,卻是在動漫裏。
那個場景是在《名偵探柯南》裏,漫天的櫻花隨風而動,初陽剛起,金光從山凹裏鋪天蓋地而來,空氣中冉冉浮動著絢麗的光芒,似乎隱隱有?鑽石的光芒從雲層向下折射著。
柯南說,那叫鑽石塵。
因爲陽光,存在了這樣華麗的塵埃,卑微如我,在陽光下,會不會顯得更加耀眼一點呢?因爲陽關的?存在,所以存在了“耀眼”這個名詞,存在了許多我渴望而不可及的東西。趨向于光,趨向于自己的絢爛。
除卻陽光,我的印象裏還有一團極暖的光芒——
冬日裏我晚?自習下課歸家,路過小區門口的傳達室時,看見暖橙色的光塞滿整間小屋子,甚至屋子太小,有這麼幾縷光從門縫裏泄露出來,透出濃厚的溫馨感。我搓搓冰冰涼的手。指尖的寒意與那小屋裏的溫暖形成強烈的反差?。我刻意移了目光去看小屋裏,透過玻璃門,我看見年邁的門警蜷在躺椅裏,眉眼微蹙,瞳孔裏只有揉不開的孤獨,他靜靜看著電暖器輝映出來的光芒,似乎想從中尋找什麼。
興許是家的味道罷,我這樣臆測著。
光的溫暖,光的柔和像極了家的顔色。趨向于光,趨向于家的氣息。
趨光性,趨向于光。我幻想著如果有這麼一天,?我終至暮年?,我願蜷縮在光裏,看著身邊形形色色的光,或高傲,或誘人,或是徜徉了溫暖?的笑。我就?這麼看著她們,不想錯過她們每一抹容顔,直到——
我的世界失去色彩,直到銀河天地在線登錄的生命填上終止符。

?